《浮生取义》—“家庭政治”中的自杀?
    来源:原创 作者:王恋晨 时间:2018-04-24 09:16 浏览:276 次

    《浮生取义--对华北某县自杀现象的文化解读》作者:吴飞教授,以研究自杀著名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基督教思想、宗教人类学、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等。

    《自杀论》作者:涂尔干,法国犹太裔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法国首位社会学教授,《社会学年鉴》创刊人。与卡尔·马克思及马克斯·韦伯并列为社会学的三大奠基人

     

    若单论自杀未免范围太阔,《浮生取义》则展现它的独到之处——将“社会自杀率”这个宏大的命题聚焦于家庭秩序内的自杀至于吴飞先生为什么将自杀问题放在家庭这个特定的视角上来剖析,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或许就是中国传统的家庭观。

    本书在开端便抛出家庭政治这样一个与公共政治相对立的新名词。家庭政治是发生在家庭内部的政治活动,经由家庭与家庭之间的政治活动的过渡,便来到公共政治的范畴。它们最大的不同正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礼”“法”的区别: “礼”要求家庭政治兼顾公正与人情,“法”要求公共政治公正而无情。通俗地来说,区分的关键就是情: 法的无情与礼的有情

    仿照公共政治的妥协与斗争,本书提出了家庭政治之中理想的权力游戏过程:理想的家庭政治建立在亲密关系的基础上,在全家认真过日子的过程中,按照礼义的方式形成权力关系、积累道德资本以进行权力游戏,进而要求保持权力平衡,实现自身人格价值与尊严,并进一步促进家庭内部的亲密关系,以达到全家幸福和睦的根本目的。

    亲密关系”既是家庭政治之中权力游戏的出发点,也是最终目的。“亲密关系”的通俗说法便是“情感”,家庭生活源于情,归于情,却不能始终依赖于情,政治不可避免地与情感纠缠在家庭关系之中,家庭生活只能是情感与政治的混合物。

    道德资本”与“权力平衡”两者紧密联系。一个人的“道德资本”是基于为了对方的牺牲与付出,而形成的自身在道德上的心理优势;“权力平衡”指的是权力关系的良好状态,这必须建立在双方拥有的道德资本的多寡差距较小的基础之上。与“权力平衡”相反,“权力失衡”源于道德资本的多寡差距较大,这会造成资本较多的一方对另一方的在道德上的压迫。

    人格价值与尊严”的获得,是权力游戏在个人层面上的目的。“全家幸福和睦的亲密关系”是权力游戏在家庭层面上的目的,同时也是根本目的。本书提出了最为常见的三类自杀:赌气、丢脸和想不开。实际上,这三类自杀的最根本原因均是:无视了家庭政治权力游戏的根本目的,停留在维护自身人格和尊严的个人层面的目的上。

    值得一提的是,《浮生取义》特别将“边缘人”单列了一个章节,这是因为“边缘人”问题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愈加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社会问题。所谓“边缘人”,从字面上来释义即被社会边缘化的人,是一种被迫的生存状态。

    “被迫边缘化”的根基在于“人们如何看待人格”。“人格”不仅仅是外在的地位,而是对人价值和尊严的肯定。由于傻子、疯子在行为和思维上表现出明显的缺陷,人们几乎毫不犹豫地将他们认定为人格缺失的一类人,即不给予他们和正常人一样的人格价值与尊严的肯定。被“特别关照”的边缘人和她的亲人之间渐渐出现越来越高的屏障——这边是拥有完整人格的正常人,而那边是人格缺失的病人。两边的人们享受着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被认为人格缺失的病人们要么生活在被正常人疏远却保护着的封闭世界,要么生活在被正常人疏远而嘲弄的悲惨世界。

    涂尔干所著《自杀论》将自杀的原因归于三种思潮利己主义、利他主义和反常。当中有那么一群另类的边缘人,他们在无人逼迫的情况下自己从社会中心慢慢走向跌落的边缘,我们称其为利己主义者。利己主义者对世界的多疑、对个人的欣赏或世事的逃避致使他们亲手割裂了自己与社会的纽带,获得了永远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权利。他们成了自己的一国之王,却被我们这些旁观者在这里叫作“自觉边缘人”。我们明白他们的苦恼:只要社会变得与个人无关,那么对自己就成了一个谜,而不能摆脱这样一个令人生气的问题——“我”有什么用?

    “自觉边缘人”的根基在于“人的两重性”。在“具体的人”之外,还有“社会的人”。具体的人无疑将要受到时空的限制,如果我们除了这样具体的自己以外没有其他的目标,那么我们就不能摆脱这样一个遗憾的结局——我们的努力终究化为泡影,因为我们自己也必然化为乌有。而“社会的人”将给我们一个不受时空限制的目标,生命的价值也会在不断努力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渐渐清晰明了。

    其实,“自觉边缘人”的关键在于他自己,而“被迫边缘人”的关键在于除了边缘人自身的其他人。在愈加纷繁复杂的社会背景下,一些人正处于跌落社会的边缘,一些人正用手蒙住双眼任凭脚下一步一步走向边缘,另一些人正被无形的力量一点一点推向边缘,跌落边缘即是生命的落幕。我们不禁思考:当我们的社会旋转地太快,他们又如何能抵挡巨大的离心力而不被甩下深渊。我们是否该考虑减慢前进的步伐,回过头来抚平我们共有的伤痕,因为他们始终和我们一体。对此,我想答案不言而喻。

    本文所述仅代表个人观点,若对自杀理论颇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尝试一睹《浮生取义》《自杀论》原著的风采。吴飞教授的语言优美且不晦涩,同学们也可以阅读他的其他作品,如《自杀与正义:一个中国视角》《自杀与美好生活》等。


    [ 责任编辑:心理办 ]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