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原创> 
    金统院:我要爱完整,或者残缺
    来源:金统院 作者:姚亚欣 时间:2020-05-06 08:14 浏览:105 次

    “抱我。”


    “我不能。”


    这是《剪刀手爱德华》中的对话。


    如果我没有刀,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我有刀,我就不能拥抱你。在世间所有情爱当中,善男信女们都祈祷美满的爱情,希望佛祖为此爱镀上永不磨灭的金身。但是尊贵如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也无法在爱和责任中权衡。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们都渴望这种爱情,其中有包容,有责任,有理解,也有成全;或许是一见钟情时的悸动,内心暗流涌动,刀光剑影;又或许是彼此心意初见端倪后的雀跃,恨不得昭告天下,满城风雨;更或许是细水长流平淡无波时,即使爱意同恨意此消彼长,也依然义无反顾站在彼此身旁。


    这样完整的爱情谁不渴望呢?


    《我为你洒下月光》中,简嫃的好友临出国时将一捆书信交给她,我们才得以窥探友人过去书信传情的种种。一段陈尘往事就此拨开,作者好友“维之”与“渊”两个年轻,充满青春活力的灵魂,在书信里探讨交融。但是,渊以一封宗教信仰不同:“信与不信,不负一轭”,把维之推向栅栏外。我想信仰不同只是渊的借口,他知道自己的重担,自己的家庭背景,一个南部乡村有个同胞脑瘫姐姐,下面还有弟妹。就如他所说只有第一志愿没有第二志愿。他信中也多次试探,多次提及自己的家庭。那时她也读不懂他的言外之意。她是一个要强的人,是一个需要自由的人。母亲信仰佛教,但她没有要她的女儿也和她同样的信仰,母亲给她自由,做自己比变成她更重要。渊说:“我至少有完整的一天是属于你的”。维之说:“我不要你一个小时,一天,我要你,一生,平平安安”。


    两位仿佛灵魂伴侣一般的人,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泰戈尔在《吉檀迦利》中说:“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住我。你的爱就不是那样,你的爱比他们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渊何尝不爱维之?只是更希望她能追求自由,不要被他的家庭所羁绊;维之难道不爱渊吗?如果不爱为何只希望他一生平平安安,过去的委屈、误会却只字不提?


    有人说,年轻的时候不能遇见太绚烂的人,维之一生未嫁,50岁在美国病逝。


    尘归尘,土归土。


    我一直以为满月才是最好看的月亮,因为它完整。但是在爱情中,弦月又何尝不美呢?尽管它残缺,但是却最让人怀恋,让人追思。


    美满的爱往往是人们所追求的,但如果是残缺的,也请不要难过。


    最后,向所有善男信女们致福:


    愿你们


    成双成对,于七彩梦幻、五色泡影之中,


    证成,不朽金身。

    [ 责任编辑:卓星星 ]

    上一篇: 金统院:光

    下一篇: 金统院:迟春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