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原创> 
    金统院:迟春
    来源:金统院 作者:陈文轩 时间:2020-05-06 08:24 浏览:126 次

    静。


    今年的元宵节很静。


    那时我身在疫情严峻的湖北,满心期待着疫情的好转,但这好转似乎迟迟不来。我在窗边坐了一天,四下皆静,寂然空寥得令人几乎感受不到本应洋溢着的欢乐气氛。倚在窗边眺望,阡陌交通,纵横交错,却无人声鼎沸,无熙熙攘攘,灰色的街道似乎褪去了颜色。目之所及,万物静止不动,定格为一幅默然岑然的剪影,没有色彩,没有声音。


    或许我眼前的景象只是一幅画,所置身的场合只是一场梦,不然怎么会与记忆中的往年今日如此不同,不然为何会失了那夜放花千树、零落星如雨,不然怎么会隐去那如诉凤箫歌、流光夜衬舞,不然为何会不见那灯火阑珊处、笑语盈盈去。“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亦如旧,灯不如旧。十里月明稀,万家灯火盛。


    第一次,我看到了一场没有现场观众的元宵晚会——“朋友,在中国,在你身边,在这个特殊时期,你看到了什么,又记住了什么。你为什么感动,又为什么彻夜难眠?”我为一个又一个平凡人的奉献与坚守而感动,也为一个又一个平凡人的离去、家庭的破碎而彻夜难眠。当时情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后来,好消息终于渐渐多起来,人们出行的范围也渐渐扩大,重焕生机的中华大地上春意渐暖。但终究,逝者已逝,他们再也看不到今日的春色了。


    日子照常流驶,不觉间便到了清明。今年的清明,分外哀伤、分外沉重。在我们眼里仅以数字的形式离去的人,本也牵涉着与其亲近的人的一念一思,也存在如许悲惘、如许痛心、如许哀恸,并愈为无常、不测、残忍,且更添几分庄严、肃穆、虔诚。对于这场灾难,我们为社会、为国家、为世界而感到悲痛,不断增长着的确诊人数会令我们担忧,那些奋不顾身、勇气与爱会令我们热泪盈眶,一次次的生离与死别会令我们泪流满面。


    但我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到过战役最为残酷的地方,去救治患者、去亲眼见证、去直接目睹这些悲剧,所能感受到的悲伤,早已是被冲淡了的。这或许是一种幸运,但毕竟有那么多人,遭遇了不幸。当一个人离去,你也会难过、会流泪,因他是你的同胞、中华的儿女、人类的一员;但你不会像最爱他的人们一样失声痛哭、恍惚终日,甚或将这份痛苦与至悲,携其一生。那不是数字,而是人,是一个又一个曾经活生生的人。


    有人已逝,有人犹存。有人离去,有人归来。这一切过于沉重,无以歌,无以诗。惟寄以深沉的悼念,与亘久的铭记。

    [ 责任编辑:卓星星 ]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