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原创> 
    金统院:如果学会说“晚安”
    来源:金统院 作者:陈思丹 时间:2020-05-06 08:30 浏览:123 次

    有多少人死了呢?有多少人活着呢?有多少人学会放下呢?有多少人无法走出呢?


    偶然在追剧时听到了一段台词,“你不要死,要是你死了,我会死的,你妈妈会死的,我妈妈也会死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很俗但是又很悲的话题:死亡是什么样的呢?


    死亡,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不知见证了多少死亡。也许是从小跟着父亲混熟了医院的大部分病人,小时在医院进进出出的,也常见满身是血被推入急救室的病人,也见过未熬过抢救就殒命的病人,也听过原本就不长的医院过道里传来的凄切的哭号。每当那时,我都会随着哭泣,但是我从护士站休息室往外看,医生护士们永远是冷静的,那时我知道原来面对死亡,不止流泪一种反应。


    朋友时常取笑我看不得悲剧电影,我记得最近一次看电影是看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电影开头男主角的幻想一出现,我的泪水便止不住落下。我突然有些讨厌自己在医院混出来的对于死亡的敏感,看到电影后面男女主相处的甜蜜尽想到女主离开的悲伤。


    什么时候察觉到这种讨人厌的敏感呢?


    七八岁的时候吗?我不大记得了。


    七八岁的时候跟着奶奶回过一次老家,那是个有些破的小村子,当时还是黄土路,坑坑洼洼的,外曾祖母坐在炕上,握一把蒲扇轻轻地扇着。她的神态是什么样的,我也不大记得。但我时时忘不掉她的眼睛,是灰黄色的,是涣散的,就好像灵魂已经不属于那具躯壳一般。我心里就有点异样的情绪滑过,可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濒死之人微弱的信号。后来外曾祖母去世了,我不知道她是以怎样的样子死去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经历痛苦而死去,我只清楚地记得在一大家人中间,我听到死这个字就放声大哭,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的哭声有那么大的感染力,一大家人就都跟着哭。那是我第一次经历亲人的死亡,第一次为亲人离世而哭,也是最后一次。


    后来怎么就哭不出来了呢?


    我也不知道。可这样子仅仅是在亲人离世时,平常的我依旧是大家眼中的小哭包,与我毫不相干的人离世,我有时哭得比当事人还惨,看些感动的电影或者书,泪水也是止不住的。可是,遇到亲人离世,怎么就哭不出来了呢。


    七八岁之后,经历的死亡就多了起来。小学的时候,曾祖父离世了,我没哭;高中的时候,外祖父离世了,我没哭;现在大学了,曾祖母离世了,老姑也离世了,我依旧没哭。不知不觉,我参加了这样多的葬礼,我竟一滴泪也没留过。葬礼上我永远是兄弟姐妹甚至是父母阿姨辈里最冷静的一个,我帮着整理宾客名册,带着底下的弟弟妹妹们守灵。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慢慢发现,我用来说服内心悲伤的周期越来越长了,以至于当我的妈妈能够轻松谈起外祖父的死亡时,我发现我依旧在逃避。


    后来我遇到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她也习惯逃避亲人的死亡,可她更加坚强的一点是她用泪水来发泄。我们是交心的好友,当她发现我喜欢逃跑的小秘密后,她留言给我:


    是多久,没有和自己的内心说晚安了呢?


    是多久,没有和自己的内心说晚安了呢?我从那一天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你知道温暖是什么吗


    孤独遇见孤独,变成了温馨


    悲伤遇见悲伤,变成了快乐


    冷风遇见冷风,变成了一场雪


    这就是温暖”


    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感觉一切都有了答案,尽管文字本身并不是讲死亡,但它让我突然从自己奇怪的观念中跳脱出来。死亡是什么样,大概是在对一生不后悔的时候,向所有人道一声晚安吧!然后带走回忆,也留下回忆。


    该学会对离世的亲人说晚安了,也该学会对自己的内心说晚安了。


    我只想问:世界上经历死亡的人们,有多久没和自己的内心说晚安了呢?


    晚安,尤其在2020年这个时候。

    [ 责任编辑:卓星星 ]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