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原创> 
    金统院:以宽容之心,养格局之大
    来源:金统院 作者:冯兆康 时间:2020-05-06 08:40 浏览:131 次

    陶行知先生曾晏如道:“往事如烟俱忘却,心底有客天地宽。”定夺之间,乃悟其意蕴之深。正如莫言母亲轻轻一句“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不是同一个人”,其间宽容之心令我们动容。愿以宽容之心,养就格局之大。


    人有容乃大,天有日方明。犹记青衫磊落的林语堂先生,面对乱世汹涌、责难阵阵微微一笑,坚持我手写我心的性灵文学,只因“胸中自有青山在”;难忘胡适先生新文化力将竟援笔书“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肯綮之言,被当世文坛翕然称之“我的朋友胡适之”。总为这样的有客之心和其间格局心折不已: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宽以待人,客以经世。名山苍苍,江水茫茫,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何其光风霁月!


    怀宽容之心,亦是对于自我逼仄囚笼的冲破。诚如曼德拉所言:“当我从监狱中走出时:我便明白了,如果我仍然心怀仇恨,那么我便扔出囹圄之中”细细思衬,这囹圄不是他人所设,飞是自己的不宽容将自我桎梏于斯。目光移至二战后硝烟初止的世界,集中营的铁丝网仍牢牢紧扎。是他,用在集中营中做过库里的双手写下对人类罪恶的反思和对爱与宽容的吁求,用文字照亮黎明前的夜,试图以宽容之心在荆棘密布中寻找光明的路口。凯尔泰斯,我已分不清那天边的红云还是你包容人类的勇气,而你留下的宽容的栈道桥梁却明晰可见。


    怀宽容之心,更是时代对每个公民的要求。我们拥抱多元又不失选择,我们忘记仇恨却铭记历史教训,我们包容世界又不忘原则。作为时代的守望者作为社会的精英,我们理应以宽容之心,护持前行的脚步。


    心的本色应是如此:荣,有“深潭微澜,朗月照花”的美艳,有“胸中元自有丘壑”的从容;辱,亦有“随意青枫白露丹”的宽和淡定,雪底苍松,胯下韩信,不肯因噎废食,知退一步的格局,不是没有原则的隐忍,不是唾面自干的受屈,而是更广博的心胸,挺直的脊梁,朗朗清清的灵魂。


    怀宽容之心,处宽容之地。凡人底色,亦有将相胸襟;立足方寸,亦能走出四海格局。泰山不择细壤,故能成其大;东海兼容细流,故能成其深。何妨以一颗宽容之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起尘落的人间。你容下的也许又是一滴水,却悄然拥住了一片完满的天地。

    [ 责任编辑:卓星星 ]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