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原创> 
    金统院:生命的根系
    来源:金统院 作者:路钦雯 时间:2020-06-05 08:20 浏览:78 次

    幼时我不谙世事,自诩读过几本薄书便已通古晓今、明理通达。故每每看到滞留台湾的一批诗人、作家感叹乡愁的寻根文学,便嗤笑他们,何处山不是山,土不是土?为何偏偏执着于故乡的青山黄土?长大后,当我读到余光中老先生“中华大陆,系我根耳”的长叹,才知晓其中的辛酸,原来他们不仅念恋故土,还不舍青山黄土下与血脉相连的悠久文化。文化,便是那漂泊在外的羁旅游子的生命根系。


    “一个民族的自大与自卑都源于对于本民族历史文化的无知,只有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产生深层的民族自尊。”梁思成先生如此论述民族与文化的关系。我们固然需要文化指引我们看大千世界,但更需要固守本民族一脉相承的精神财富,这才是一个人生于斯、长于斯、归于斯的生命之根。


    陈丹燕在《上海色拉》一书中记载了一个客居上海的考古者尼克的故事,尼克专门收集各种在时代大潮中已经渐渐消失,却又极能代表老上海一个时代的“遗物”。对于陈丹燕来说,一个外国人的居所反而成为让她这个中国人最能找到归属感的地方,无形的文化的强大吸引力,真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尼克送给陈丹燕一只旧皮箱,里面装满了老上海的气息与回忆。尼克对陈丹燕说,保护好你的城市——上海太有趣了,也太复杂了。尼克的提醒令陈丹燕顿生惭愧。故乡的文化逐步溶解于血脉中,是一个人呈递给自己的身份证。失去了它,或者它们,我们就只是一群随风而行的无根浮萍,看似潇洒,却只能从别处乞讨文化。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一代代人倏忽而过,但千年过去,随之逝去的有用象形文字书写的古埃及文化,有用楔形文字记忆的苏美文明,却独独没有冲去中华汉字承载的华夏之魂。仓颉的智慧在雕刻版上行吟,在活字中舞蹈,也在我们的生命和思想中充当着根系,源源不断地为我们输送养分,让我们能以一个有所依靠、有所骄傲的姿态行走在大千世界,而不至于像埃及的国民那样,失其根本,可悲亦可叹。


    民族文化是我们生命的根系,是我们在越来越多的舶来文明中必须紧握住的根,它使我们在万卷浩繁中书写文明,在纷繁芜杂中明晰。文化容纳了太多,它是精神,是力量,是国人的精魂,是“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的从容优雅,是扫除一切羁绊个体生命的永恒根系。


    有翅,应不忘根本。


    有梦,更应不忘故土。

    [ 责任编辑:易旭凤 ]

    上一篇: 金统院:“你与恶的距离有多远”

    下一篇: 没有了


千年弦歌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15009651号